留青春一个“缺口”
作者:超人猫
时间:11月15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1537 文章ID:937

    吵吵嚷嚷中排长队买到了《致青春》的票,在一片无言中看到了结尾。许多观众说电影结尾该有个交代,我却得意这个结尾,谁的青春不都是这样,留个缺口,或大或小。

    青春该如何界定?在奶茶店偶尔听到初中生幼稚的攀比,也许青春是他们还在攀爬的山峰;在公交车上看到挤坐在一个座位的几个大学生,青春是她们互相厮磨的身体引发的静电;论坛上大肆篇幅写起影评的作者们,往往踩着青春过河,沾了一身湿,在对岸责怪起青春的不给力。

    自工作以来,就很少看言情书和片了,人心哪经得起跌宕起落,人情哪熬得住怀疑猜测。也很少回想过去,过去的都过了、去了,任凭推敲考证,而过不去的就只剩人心了。留青春一个“缺口”吧,也许还能成为逃离的唯一“出口”。

    张开也许是剧中被观众公认“缺口”最大的人物了,他把一捧满天星放在阮莞的墓碑前,“我怀揣着对你的爱,就像怀揣着脏物的小偷一样,不敢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一句并不体面的告白定性了他的青春,但这又何尝不是更多人的青春自白呢。

    陈孝正总把自己比作一栋精心设计的大楼,而我却认定这男人是一件精致的工艺品,他的“缺口”没有人能补得了,因为他要的不止是一块水晶,可能钻石更耀眼。

    完美主义的我最中意的人物肯定是许开阳,他本没有“缺口”,可每部戏都需要一个“半糖男”,半糖男往往能吸引很多女观众,但殊不知,女观众在自己的戏中也只会注视着男一号,所以许开阳的“缺口”不妨说是所有男二号的“缺口”。

    我倒情愿郑微在那首《红日》时就幡然醒悟,如同原唱李克勤写的“这首歌献给我自己,好好地过生活”;我也愿意她在说那句“我愿意傻,他愿意走,谁也不欠谁的,即使他走了,我那几年的快乐也不可能喂了狗”的时候,就真的松手;再不济,看着阮莞强忍泪水咒骂“你一辈子只有那么点儿为爱情牺牲的出息!”时放下未解的爱,可她还是回头哀求林静了。

    也许是我太过理智和清醒,整部电影我没有感动,却被一首《红日》击中了内心,“一生之中兜兜转转,那会看清楚……一生之中弯弯曲曲我也要走过!”这何尝不是一句气话,而真正的情话却唱得那么没有底气——“我愿能,一生永远陪伴你……”

    记不得是哪几个喜欢拿着铅笔做心理测试的女孩,满意的结果会喜悦好几天;数不清多少页日记本里记过多少个念念不忘的姓名代号;也再也找不到当初一群人KTV喝啤酒的冲动,曾经以为这就是青春,但其实这也是只是青春的一个角落。

    留青春一个“缺口”,也许在同一首歌里能听到两颗真心;不甚完美的年少,一定会在某个时光补偿给你;就像海浪冲刷着岸边,只有残缺的礁岩才能涌进海水,也只有起伏的岩石能够揽下大海的馈赠。

    殊不知,看上去并不美丽的“缺口”,也是每一个做着公主梦的女孩逃离青春童话的唯一出口。

 


文章出处:猫儿的暖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