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是荷(月夜篇)
作者:芳兰
时间:9月15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1396 文章ID:832

    拍摄荷花整整三年,我却从未动笔写过一篇有关荷的文字。就像很多时候心里喜欢着一个人,却从未对他说过我爱你一样。虽说朱自清般的荷影笔墨对许多人来说多少有些限于神往,特别是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西北人来说,能够年年夏季亲临荷池,观赏荷花,二十年前还是一个梦想。现在却不。我生活的扬州小城,有多处赏荷之处,足以让我一次次诗意的徜徉,记忆最深的是两年前在宋夹城荷塘边一个月夜听荷的经历。

     领略过很多种阳光,海边的日出大漠中的骄阳似火森林中透过树枝洒落的阳光等等,所有这些我觉得都不及扬州城傍晚时分的阳光那样可人。记得两年前一天傍晚,宋夹城荷塘,夕阳投射美丽的光,映着水,映着荷,朵朵荷由荷叶簇拥,肩并肩密密地挨着,无边茂密。微风吹过,一枝枝白色红色的荷花,倏地跃出水面,在温馨的阳光下摇曳。荷叶中偶有一点红闪过,一定是一朵即将盛开的花蕾忍不住,露了出来,我知道它分明就是一朵即将盛开的荷花,也许就在今夜,明天我所见到的盛开的荷花绝不会再是这样的羞涩。

    黑夜中,香樟树一定生机盎然,柳树桃树在一旁伴着,一棵树心疼另一棵树, 月亮早已经淡淡地隐在天空中多时,随着黑夜的迅速来临,月影渐渐清晰起来,犬吠声,从月光下隐蔽在雾后的村庄里传出来,水,神秘,不知所踪,河面上,光色也暗了下来,幽暗的的色调中,让人仿佛想起了很多美丽的往事,那些曾经笑过,哭过的岁月,都在这一池荷塘边,变得坦然,欣欣然,豁豁然。月夜,虫鸣,树叶飒飒,河水几乎停滞,河面上月亮的倒影映在树影之中。月光以一种明亮透彻的语言与我攀谈,无比动听。一种完全听得懂的语言,在我的心里留下了切实的画面。

    我常常遐想荷花不知道会在哪个掩藏的夜骤然开放第一朵新蕊, 荷,在夜间开放的模样一定很少有人见。多数时候,荷是矜持着来到我的梦里,带着另外一个梦。正如洛夫先生所说:“众荷喧嚣/而你是挨我最近、最静、最温婉的一朵/寂静的边缘/墨色淡如青烟/质朴的思绪远/无法触及/无法辨认。”

   离亭子不远处,白日里见到的众多红荷包围几株含苞待放的白荷,荷叶簇拥着。那份执着情愫一如历经千年永不褪色的娇葩,在我久弥于尘的心里悄悄地绽放开来,清香、雅致如故。我喜欢大轮廓的荷叶,它们的叶脉清晰,很想与这样荷叶相伴而眠,因为它如此对称地分担着我无限潜质的忧伤与静水深流的快乐。静谧之中,湿漉漉的雾气缭绕起来,凝结成水点在荷叶细细的褶缝处安身,亭亭的茎一定努力托着极粉极嫩的花蕾,等待。想必花蕾会慢慢地饱满圆润起来,相连在一起的花瓣也开始透露出一点缝隙,流出一些更为艳丽的粉色,半开半拢的荷,发出噗噗的花开声响,周围的一切都静默着,等待一朵荷的开放。

    深夜中,就像遇见不该遇见的人,面对着安静地盛开的花蕾,我竟不知道该如何放纵这一份惬意和从容,在面对一朵荷花盛开的期待和寻觅中,满心的欣赏和温柔的怜爱,深远到我们久久凝视仍觉意味深长。那该是一种怎样持久的牵挂,一种怎样平和的欣赏,一种怎样温柔而孤寂的感动,一种怎样透彻而深沉的爱?

    这一夜,以后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里,它隐隐绰绰,又尽在想念之中。每一个细节都曾经真实地撒落在我的心里,它不是夕阳下的一片红,也不是暮色苍茫中的一片灰,它是一阕宋词,一宛幽香,在我心中随意沾染墨迹,恰若水墨轻弹,让我永世不忘。

 


文章出处:陋兰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