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那口老水井
作者:流流
时间:7月6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1203 文章ID:814

    村中有口老水井,虽已多年弃之不用,且用盘状的石井盖盖上,并伴以厚厚的泥土压实,但那井盖上刻意留下碗底大的井眼却依然飘出如轻烟般童年的记忆。

    老水井的井台和井壁用石头垒起,一块块垒的虽不太规则,却有水泥简单的浇筑其间,倒也自然实在。井台很高,夏天发洪水时不用担心水位升高淹没水井,井口却很小,仅容得下两只水桶的大小,可能是防止有人不小心掉进去而专门设计,顺着井壁向下,井口的直径却慢慢增大,低头看去,井壁周围爬满了青苔,像小村寂寞的生活,有滋有味地生长着,井的深处却蓄满了清清亮亮的水,一如村民朴素的心田,明亮且一望见底。

    老水井的水,夏天冰凉,干完农活的人们,踩着老水井周围翠绿细软的小草,用粗粗的尼龙绳系着铁皮水桶的把手,把桶往井里一扔,左边一压,右边一荡,清凉的井水就像泥鳅一样,顺溜地滑进了桶里,再用两手交换着上提,除去摇晃抛洒的部分,大半桶水就提了上来,放进个西瓜,过上十来分钟切开、细咬,清凉爽口的感觉虽冰箱而不及。冬天井水则像蒸着一锅馒头似的冒着热气,打上一桶来,浸入双手,暖如温泉,正好洗漱打扮,姑娘们则趁低头打水时顺便照照水镜,理理头发,拍拍脸颊,然后信心满满的走开了。

    当然也有不留神绳子滑脱,看水桶在井底飘荡的时候,这时就用长长的竹竿,系上一条铁钩,一直伸到井底把桶给钩上来。但岁月如钩,铁钩终究钩不住易逝的岁月,当老水井像一位活力渐去的老者,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时,被石盘盖住的老水井,不知是否已经干涸,静静地呆在一个被遗忘的角落。只是偶有三两孩童走过,怀着好奇的探索,从石盘井眼中往下望一望,顺便丢下几颗石子,竖起耳朵听石子落入井中的回响,然后一溜烟跑走了,像那流逝的岁月一样无影无踪
 


文章出处:清风狐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