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脚”奶奶
作者:梅子
时间:4月2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1598 文章ID:786

    时间过的仿佛如流水那样的快。是啊!眼看又要快到清明了,昨夜上夜班时,不知为什么?我忽然间想起了已经过逝了五年的“小脚”奶奶。于是滚烫的泪水宛如那掉了线的珠子,流淌了下来。

    五年前的一日,我的孩子正在医院挂水。我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梅啊!好好照顾你的孩子,我和你爸爸回老家一趟,你奶奶她昨天走了,母亲的话语间虽然有些的哽咽,但是那一刻我没有放声的哭泣,只是感觉心里有一种隐隐的痛。

    奶奶是个“小脚”,听说小时候四五岁时,父母就给她用长长的白布,把脚紧紧的裹住,以至于后来成人后脚也只有儿童的脚那么大,所以我每次陪奶奶去买鞋时,奶奶也只能穿儿童鞋那么大小尺码的鞋子了。虽然奶奶是个“小脚”但是走起路来却也是那样的轻快。奶奶生前最喜欢的事就是空闲的时候和周围的老邻居,打家乡的纸牌了。奶奶虽然一天学门都没有跨过,但是打起家乡的纸牌却是有一套。“上大人,可知礼,邱一己,化三千,七十四,家作仁”,这些个纸牌上的玩意,在我幼小的脑海里却也和奶奶一样背的滚瓜烂熟的,却也不知道其中的涵义。偶然奶奶忙活的时候,我也去和老奶奶们玩上几把,抓上几圈,被妈妈看见了就会吆喝的回家老实的做作业。

    奶奶虽然是个“小脚”,平日里在家里烧饭,到家乡很远的河边提水,洗衣服做饭却也是很麻利的。九十岁了奶奶的身体却也从来没有过感冒打针的时候。最后一次听说奶奶是因为,为了去凉自己洗的衣服,而被老家的门槛绊了一跤,后来奶奶再也没有能够站起来,瘫痪在床上半年后最终我的“小脚”奶奶还是被上帝带走了。

    奶奶走了永远的走了,就像睡觉一样的安详的走了,没有痛苦就像灯尽油枯。每个人的生命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只记得奶奶是个“小脚”,有着火一样的性格。

    待到清明将至时,我会在故乡的坟头为奶奶捎去一把鲜花,“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片片纸钱泣歌声。

    (把此文献给天堂里的奶奶,愿奶奶永远的保佑子孙后代幸福安康)!


 


文章出处:梅子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