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水壶和小冯
作者:超人猫
时间:9月22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1587 文章ID:729

  我是一只烧水壶,我在二楼地质技术室,上个月办公室里来了个新人,听别人叫她“小冯”,作为办公室的元老,我走马灯似的见过很多人,所以我也颇带审视地打量起了这个姑娘。

  “嗯?!”我突然感到一阵暖意,原来她的手正抚着我的头,“我在采油一队卞东大站实习,值班房里也有这样的一个水壶,现在看着好怀念……”我还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轻轻取下我的“帽子”,我不禁倏地升腾一股热气,掩盖一下羞红的脸。

  “水不多了,我去加点水。”小冯利索地拔下插头、揣了个钢丝球,拎着我去“喝下午茶”,我一直偷偷把早上加水称作“吃早点”、下午加水叫“喝下午茶”、当然晚上的就叫“吃宵夜”,枯燥的生活总得有点自娱自乐才行,快乐由心不由境。

  “啊!痒,好痒!”沉浸在我的自娱自乐中,却被一阵奇痒惊醒。好在小冯给了我一秒钟的喘息时间,让我看清我是被什么东西害的如此痒。竟是一个钢丝球,只见小冯在水龙头上冲了冲钢丝球,又使劲地蹭起我的小肚子,我痒的奋力反抗,可不一会儿,难耐的奇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清凉和舒坦。

  “水壶里的垢要常洗才行!”听见小冯跟旁人这样说,我才定睛一看自己的一肚子水,竟已成了浑白色,不禁也被吓了一跳,“我以前在班组里还用醋和小苏打洗过水壶”,听小冯这口气,原来她还是洗壶专家了,怪不得我能在她手上得来“一身轻松”,想着想着我竟舒服地睡着了。

  待我醒来,办公室里坐了一个人,书记在询问小冯的生活情况,我也偷偷听着他俩的对话。突然,小冯盯着我,我一瞬间脸就红了,“卞东大站值班房里,也有这么一只烧水壶,大家轮流换水的时候,都会细心地清洁水垢,就像在一个家里一样,互相照顾、互相关心,交班时,也会特别交代一句‘水开过了,温的,别再烧了,二次沸腾的水不好’,如今虽已不在采油一队,但时常仍是会想起那些温馨的日子。”听完这些话,我的脸红蔓延到了眼睛红,没想到,在这样一个午后,能邂逅这样一位女孩,我孤单许久的心,又温暖了……

  “戚导,水开了,喝水!”听小冯这样说,我立刻鼓足了劲儿,倒了杯水给书记。

 


文章出处:猫儿的暖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