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只为与你相遇
作者:超人猫
时间:9月10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1556 文章ID:724

  有时感动只需要一瞬间,有时悸动只在于那一句话:“等待,只为与你相遇……”生命似乎就是一个个相遇。

  23年前,我与我的妈妈相遇,奶奶总说当时妈妈肚子特别大,街坊都说是“胖小子”,可竟然却是一个“肥丫头”。妈妈是名老师,于是我很容易得到一块黑板、一支粉笔,儿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在黑板上涂涂画画,妈妈喜文字,很早便引导我看书,后来还时常说:“你那时候每天晚上必须听完一个不重样的故事才睡觉,好在睡觉很实,也不闹。”

  小学一年级,我与宋老师相遇。她是我的语文启蒙老师,一个很悠闲的胖老太,常带我在四小那一圈一圈并不达标的操场上散步。我早已记不得她对我说过什么,但那一圈圈印下的步子与被我调皮踢飞的石子,在印象中,总伴着强烈的幸福。她给我的看图写话打100分,因为我看图写话条理清楚、内容完整、字也工整,是她让我接触了文字,并给了我足够的自信。

  初中二年级,我与倪文老师相遇,他很高很瘦,是我们班新调来的语文老师。隔壁班有同学不会念他的姓,还闹过笑话。他朗读很好,我喜欢听他读书,更喜欢听他读我的作文,哪怕是一小段,我也觉得极优美,于是为了这珍贵的一小段,我拼了命地写好散文。于是最终我的文章亦能篇篇中彩了,我才明白,努力总会有收获,所以说倪老师对我的启发,早已不止如何做文章了。

  大学一年级,我与熊惠老师相遇,她是我的辅导员。偏好文科的我,并没有学文而学了地质,好一阵我都难以接受。熊老师刚硕士毕业,大不了我几岁,辅导员琐事多,我也就常帮她做些力所能及的誊写、整理工作,她也时常与我交心,她说:“你是我当辅导员带的第一批孩子。”我调侃地回答:“你也是我人生唯一的辅导员。”如这对话,人生相遇何尝不就是缘分,而得到又何尝不是暂时的,失去,也不会是永久的。

  工作第一年,我与桃花村相遇,这是一个怎样的村庄?有一本书如此叙述村庄:“从一个村子的东头,一步一步走到村西头,边走边回忆。村里的马牛羊出来了,小猫小狗出来了,甚至久违的那些会搬家的蚂蚁也出来了。”我觉得此刻也贴切,桃花村并不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村子,但有时竟让我有一种真实感和恍惚感,是否曾有一群人,真的在一座幽静的远山,一壶清酒、一树桃花、一曲流水、一竿风……让我重拾旧梦拿起笔,让我重温自信写下诗,让我重新相信我与文字的不解缘分。

  我不知,我还将与谁相遇?一个个相遇,让我与文字越走越近;一次次错过,又让我失望落寞;但随后的一次次领悟,让我终于相信,我与文字仍是越来越近,也许等待,就能相遇……

 


文章出处:猫儿的暖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