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作者:流流
时间:8月3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1462 文章ID:711

  少时,读《红楼梦》,总对那句“茜纱窗下,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念念不忘。今日,看《纳兰词点评》,为纳兰容若诗词的清丽婉约所折服。朦胧中,茜纱窗下,玉树临风、风流多情的公子倚窗独立,对月抒怀,犹如那多情的宝玉一般,翩翩立于滚滚浊世。

  细究纳兰出身,生于天皇贵胄之家,才华横溢、仕途得意,本应繁花著锦之人,却为何伤感满怀,字字句句饱含着泪水?读了他的《饮水词》,其父明珠亦老泪纵横却百思不得其解:“这孩子什么都有了,为什么还这么不快乐呢?”但反复咀嚼纳兰词后,豁然明白:这泪水,来自原本两小无猜、倾心相对,如今遥遥远去,不知“人在谁边”的红颜知己;来自把栏杆拍遍却无可诉之人,“近来无限伤心事,谁与话长更?”的孤独凄清;来自“醒也无聊、醉也无聊”阅尽尘世的沧桑与无奈。容若,用含情的笔,诉尽了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用噙泪的心,述说着多情纯真与孤独,以及对幸福欢喜的渴望。黛玉一样的表妹选入深宫,伉俪情深的发妻命丧黄泉,摧毁了他原本多情伤感的内心,使他缠绵于病榻,风华之年便悄然离世。人虽天涯,但纳兰容若,简单的四字之名,却像四颗清冷的泪珠,滴落在多情人的心口上,久久不能释怀。

  “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若世间男子情深都如纳兰,当是世上女子的幸运吧。
 


文章出处:清风狐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