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好梦
作者:一棵树
时间:2月18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1478 文章ID:639

  今个,阳光明媚,风不大,吹在脸上淡冷。往日在单位总是习惯最后一个下班的我,今天总算“先进”了一把,蹬上俺的“老金狮”飞奔回家,一路上自编的小曲哼哼:一支红玫瑰啊,经济又实惠,妻是咱情人啊,送她不浪费……车篓子里一支红玫瑰静静地躺在那里,娇艳欲滴。

  刚进家门,一股子咱最喜欢吃的荔浦芋头烧肉的香味扑面而来,那个香啊,余光一扫,餐桌上一瓶红酒(过年喝剩下的)三四碟小菜,此情此景有句歌词最与咱心贴切——我的幸福她最懂。从背后拿出那支红玫瑰,悄悄地给正在一展厨艺(平日里难得出马)的老婆大人递过去,惊喜不已,双瞳剪水、含蓄深婉、秋波微转……下面省略127个字。

  “爸爸,我尿床了……”就在我陶醉于情人节里情人笑的美好时光,儿子的一句话,仿若温瑞安老先生的一本武侠小说《惊艳一枪》般威力无比,好梦已醒,心情恰如老先生的另外一本书《伤心小箭》,无奈起身,给少爷换裤子,此际一阵忙活无须言表,当爹当妈的都知道。

  “儿子,咋尿床了。”老婆疑惑地问。

  “我好像听见老爸在嘿嘿的笑,半醒间我以为自己在卫生间呢。”

  我的苍天啊,我的大地啊,我讨厌自己。正在犹自愤恨不已之际,老婆恨声道:“大晚上做啥美梦呢,笑的贼兮兮的,梦见老情人了?告诉你,咱家不过洋节,别整些花花草草还有巧克力回来,有闲钱就上交,敢立小金库,哼哼!”

  “我,我,唉。”一翻身,咱无语。努力入梦,梦里咱过情人节,片刻鼾声再起。

 

写于2011-2-14


文章出处:一棵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