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
作者:一棵树
时间:1月25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9937 文章ID:628

  眼瞅着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街市上也越发热闹起来。一幅幅对联、一只只红灯笼、一串串红彤彤的辣椒、一个个中国结还有个头越来越大的鞭炮礼花,年的味道就这样不经意地从儿时的记忆里被翻找出来,一下子把我拽回到那至纯至真的童年,伴着对爸妈的思念,怅怅的神往……是回不去的长长的叹息!

  俗话说:东南西北中,年味各不同。在我看来,过年就是看春晚、吃饺子、放鞭炮、小辈儿磕头老辈儿给钱,就连平日里难得一见的鸡大腿,也可以一顿吃两只,砸吧砸吧小嘴,盼着这年能再长点。

  年三十一大早,爸妈就开始了一整天的忙碌。记上围裙,卷起袖子,开始收拾起早就“囤积”好的鸡鸭鱼肉,老爸在一旁用他那双粗糙的大手细心地剥蒜瓣、拨葱皮、和饺子馅,不时看看老妈、望望我,脸上挂满了幸福的微笑。至于我也是不会闲着的,拿出早前买好的小鞭一个一个的沿着炮捻子拆下来,装进小荷包,一根丝麻绳(鞋带也行)加上一盒火柴,这就是晚上和小伙伴们尽情甩鞭的必要准备。

  吃过一顿简单的中午饭,妈妈就会早早把我赶到床上睡觉,好养足精神陪大人守岁。躺在床上翻翻小人书,看累了自然就睡了。这时候的梦该是最香的了,因为梦里能闻到家里厨房间飘出的肉味了,而且醒来的时候枕头底下一定有过年的新衣服了。那时候的新衣服大多都是老妈亲手缝制的。我还清晰地记得,当我穿上一套果绿色的小军装,还缝着两块像极了领章的红布,小伙伴们那羡慕的眼神,心中得意极了。

  一觉醒来,约莫是下午三、四点时分。一骨碌从床上爬起,美滋滋地换上新衣服,我必定会炫耀地出门逛上几圈,赚足了眼球方才回家,一心趴在窗户前,盼着姐姐回来。那时候,老姐是一名司机,一个很多人都羡慕的职业。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她,每每会给我带回一些新奇的玩意,还有一手好厨艺。当然,年三十这天,我更多的是在等她口袋里的那个红包包。就在天色将黑不黑的时分,老姐迎着家里渐渐浓郁起来的饭菜香味中回来了,手里拿着三两个大包小包,这下子全家终于团圆了。

  老爸、老妈和老姐齐上阵,麻利地收拾出满桌饭菜。一盘盘喜悦、一杯杯幸福、一句句祝愿,还有老爸的一声令下:小子,放炮去。一股子浓浓的、暖暖的感觉四下溢满出来,感染着家里的所有人。我知道,这就是年的味道。
 


文章出处:一棵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