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其实很简单!
作者:一棵树
时间:9月19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1622 文章ID:591

  前些日子,一位好友网上问我:你爱吃蛋黄还是蛋白。答案随着键盘的敲击声“一览无遗”——“蛋白”,“话”刚出口就觉得不妥,“如今改蛋黄了”纠正之语随即而出。好友似乎也和我有着同样的经历,理解的笑容通过网络来到我的眼前。当儿子时,只吃自己喜欢的,做爸爸了就会吃儿子剩下的,一切是那么的心甘情愿,理所当然地就发生在父与子的角色转换间,随意而又甜蜜,没有哪怕一丝的不甘。蛋白与蛋黄间选择的变化,就是成长的“代价”。一股水到渠成的感觉只可意会!

  这些天,儿子病了,高烧,反复,望着饱受疾病折磨的宝贝,我心中难受万分,总希望能替他承受,越多越好,甚至是全部。

  就在高烧那日深夜,在我的坚持下,忙碌、焦虑了一整天的妻终于肯去客厅躺一会。身心俱疲的她,临走前还不忘提醒我注意帮儿子拭汗、勤量体温。等她刚离开,我终于放下刚才装出的轻松劲,侧躺在宝贝身旁,眼中满是担心与心疼,心累胜于身惫。手背轻贴额头,还好,轻嘘口气,仔细擦拭他的身子,轻柔至极,生怕碰醒好不容易睡着的宝贝。强忍着倦意,脑海中努力地回想自己和父亲间的过往,擦汗的动作也一直未停。一瞬间!我明白了过去许多不曾明白的和难以理解的事情,泪流满面。

  父亲不善言谈,对于我,他总是喜欢笑眯眯地用他那历尽沧桑的大手用力地搓我的头,手上厚实的老茧揉的我很疼。我问过他为什么,他总是笑而不答,终有一次耐不住我的“蘑菇”他才告诉了我。父亲当过兵,上过战场,参加过抗美援朝,他说:一名军人最在意的不是自己的生命而是手中的枪,如今的我,就像他曾经最珍惜的那把枪。当时的我似懂非懂,以至于后来再遇见父亲的大手来袭,还是不由地躲闪,父亲也不生气,依旧笑眯眯。如今回想起,当时父亲笑容的背后深藏着一丝深怀念和寂寞,我却不懂。

  如今,我也做爸爸了。随着儿子的一天天长大,我不由自主地沿着父亲曾经的足迹继续着爱的旅途。每当我的脸即将凑近儿子的粉脸时,他的叫喊声一准响起,“爸爸的胡子又来扎我啦!”响亮中带着诸多不满。儿子,其实你不明白,这是我对你的爱,一种只属于我对你爱的表达,而这种表达方式永远只会朝一个方向永远向前延续,它是单向的,不求回报!

  一双大手的“抚摸”、几许胡子茬、蛋黄与蛋白间的转变,这些不起眼的东西充满了亲情与爱意,其实,这就是爱,爱就那么简单,如酒的醇厚、绵长。(此文写在对父母的怀念之际,心戚戚然!)
 


文章出处:一棵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