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场上的风
作者:一棵森林
时间:8月10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7798 文章ID:575

  在这样的夏天,总有些片段会滚烫我们的内心。
  
  中午12点多,因为赶着去沙42计量房量油,吃过饭我就去上井去了。空气沉闷无比,像火一样烫,还好巡井路两旁的白杨树可以稍微遮下毒辣的阳光。
  
  突然之间,我发现白杨树底下赫然躺着一群男人,而且均赤裸着上身。他们应该才躺下不久,还三三两两地说着话,有的还拿着手机发着短信。
  
  无意间闯入别人的地盘,我不好意思地赶紧骑着车走开,根据铺在地上的红工衣,我想他们应该是正在新井沙20-69井作业的井下职工吧。这样的酷暑,他们依旧树为棚,地为席。
  
  下午两点多量完油,从巡井路返回,白杨树下的他们已不见了踪影,再往新井看去,忽然发现新井旁边的沙20-67井和沙20-68井居然停了,我飞快地跑过去查看。
  
  火辣的阳光下,他们正在井场上忙碌着。
  
  “井怎么停了啊?”我焦急地问道。
  
  “电工正在给鼓风机接电,稍等两分钟啊!”一个皮肤黑黑的高个子说道。
  
  “这么热的天你们还干活哪!”我问道。
  
  “这口新井马上就可以投注了,现在正进行最后一道程序,要连续作战啊!”高个子回道。
  
  过一会,接完电,两口油井转了起来。高个子开始在中间的新井沙20-69井摆放鼓风机,对着井口摆了两个,在井场两边一边摆了一个。
  
  风起了,“哇,班长,你可真会摆放,真是八面来风啊!”一个瘦瘦矮矮的小伙说道。
  
  “鼓风机的风还是蛮大的,亏的带的多!”高个子转而又我说道:“你这个大中午巡井也不容易,也来吹下吧!”。
  
  我到鼓风机面前吹了一下,风是挺大的,可是吹过来全是热风滚滚,但是看着他们关切的眼神,我还是违心地说:“是挺凉快的!”
  
  就在刹那间,我感到眼圈有些温热,大概是这热风吹的吧!
  
  从井场走出,我想起在报纸上看到的一首诗歌《作业工之歌》。这首歌顺着风一直在心底久久鸣唱。
  
  在钢的世界里/有一群铁人/沐浴着朝阳/映红了晚霞/走过天涯/也去过海角/抽油机为他们驻足/通井机为他们高歌/油井也为他们献上绚丽的礼花
  
  立在井口/像黑井架上的兄弟/顶天/立地/日出日落/春去秋来/一身橘红/一顶钢盔/一片汗水/换来无数自豪的欢呼
   


文章出处:一棵森林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