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条鱼
作者:西湖瘦
时间:7月25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1893 文章ID:571

  工作这么多年,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搬迁了。总是在一个地方短暂停留,然后开始下一次迁徙,下一个征程。从金湖开满油菜花的乡村小径,到高邮湖畔薄雾掩映的梦里水乡;从海南枝繁叶茂的热带丛林,到西亚风沙漫天的无边荒漠。回头看,自己也吓了一跳,这么多年就这样一路走来,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在一次次漂泊中悄然消逝,不断变换的异地他乡,各式各样的乡音方言,演绎着相同的故事,相同的悲喜,不变的是那永远挺立的井架,永远孤寂的野营房。

  这次搬迁最可心之处,窗外有了一片可以远眺的风景。比如此刻,关了灯打开前后窗,涉水而来的风,衣袂飘飘,穿堂而过,竟也满室生香。掩在夜色中的那片水,柔美如伊,幽静安详。零星散落的民居远远透出点点灯光,孩子应该睡了吧?白天见他们玩了一天的沙子,那位阿拉伯主妇在做针线活?还是給老公煮茶?男人呢?在喝茶?看电视?还是和女人谈着他们的生活规划?这时候不会再戴头巾了吧?女人笑了,红润的脸颊,如水的眼波,让空旷的夜色也荡漾起来…

  事情总是这样,不会尽如人意。新井场离OPC远了,刚用了没多久的网络没了。开头几天还不以为意,甚至还想,远离尘嚣的环境就该远离这些现代的科技产品,咱也超凡脱俗地原生态一回。几天一过不习惯了,总觉得少了什么,直至受同事点拨,用手机下个QQ浏览器可以上网。迫不及待地登录,与老婆Q一下,与老友扯一通,关心一下长江洪水,居然还可以浏览扬州晚报!还能看到晚报博客!这才恍然大悟,我终究是条鱼,离不开家人朋友,离不开熟悉的生活,那是我赖以生存的河流, 那是我温暖的故乡。


文章出处:西湖瘦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