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洗澡的遐想
作者:北极星
时间:11月30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2215 文章ID:494

  今天洗澡,泡在浴池中,看着众生相,身无丝缕,嘻笑怒骂,忽然想起趣事:小时候老家,地点就在扬州东南一个叫沙头镇的地方,儿时的我,多次跟着外公,(老人家以90多岁的高龄仙逝十年了。愿他在西方极乐世界云游如意、安逸享福)步行大概有三、四公里左右,来到当时家乡附近名叫李典镇一家最大的澡堂洗澡,只见进到浴池后,里面是热汽蒸腾、以至于都看不清楚对面的人是谁,闷的使人呼吸都感觉困难。我受不了,常常是不等外公洗好,自己就独自悄悄溜到更衣室里等人,让领着洗澡的外公在浴室内到处喊叫、找人,而我却“置若罔闻”、躲在一边偷偷的乐。那时,使我对家乡人在澡堂洗澡充满“恐惧”,至今记忆犹深。

  当我工作若干年后,于1975年4月底5月初,从北方再度回到家乡江苏参加油田会战,阔别家乡十年后,再次面临洗澡的问题时,然而洗澡的条件却比十年前的乡下还要艰苦:会战初期,住地根本没有澡堂,要想洗澡舒服一点,就必须过真武大桥、上位于盐邵河西的地方的澡堂去。来自各参战油田的职工数千人都面临洗澡难的问题。而我凭着在黑龙江的大庆适应过零下30℃严寒和承受过山东胜利油田零下20℃寒冷的锻炼,即便到了冬季,要想洗澡就下河,哪怕是河面上甚至结有薄冰了也敢“以身试法”、无所畏惧、在所不惜。记得有一次,钻井各后勤单位抽人参加井队完钻固井、从“尤尼克”卡车上卸下运送固井需要的高标号水泥到井场、一直要搬运到固井车面前,然后往漏斗里填。任务完成后,大家一身的水泥灰尘与汗水把我们塑造成一个个的“泥人”。从75年到76年,我们年轻人洗澡,也就是在体能锻练意义上的游泳,都是在真武的河里与盐邵河中完成的洗礼。

  人们一生洗澡的频次与大自然水量的丰沛与否有直接关系。传说,信伊斯兰教的人一生只洗三次澡,即出生、结婚、升天。出生需要洗澡,这可以理解:从他(她)来到人世间的第一声啼哭起,需要通过洗涤,清清白白的来到人世间,开始他(好)充满着无数的不可预知的人生历程。结婚是人生大事,更需要干干净净的入室操作。对于升天洗澡,……扯远了。我知道,信伊斯兰教的人都特别讲究干净。而藏族人一生只洗两次澡,即出生和结婚。死亡后是举行****。也不知传说是真是假。但有一点值得注意的地理事实却是当地区域河流的水量分布有限的原因,才导致他们洗澡的频次大为减少。

  说起洗澡,无论你是衣着光鲜的“城里人”、或是衣衫褴褛的农民工,在搓背师付面前,都要“原形毕露”;无论你是衣冠楚楚的老板、或是衣冠不整的乡下人,在澡堂扒光衣服后,都会不觉“羞耻”。在澡堂这个“上帝”面前,即便是名人或者是平民,均无年龄大小之分、也均无官“贵”民“贱”之别,(尽管浴室装饰有豪华与一般的区别)、也不管年龄的大小,不管你是从事职业、在这里同样都是赤裸裸的、且是活生生的、乐和和。(仅仅体现众生平等的地方还有解剖刀下和火化炉中。那两个地方太严肃了,人们大都不喜欢或不愿意提起)这也许就是人们喜欢澡堂浴池的原因,更是体现的世间众生平等的魅力之所在吧!

  现在的人们喜欢洗澡应该是有差别的:女人喜欢洗澡是因为“女人是水做的人”,大凡“水”是有自净功能的;而男人则完全是《红楼梦》中贾宝玉揭露过“男人是泥做的人”,一定要搓去身上脏泥丸,洗却身上污秽气。男人们喜欢洗澡,把澡堂当成是休闲的地方、交际的地方、谈生意的地方也许还说得过去,(尽管洗浴是否真的具有文化属性尚无定论)“讲究、追求”什么“洗浴文化”,且不说将此地是洗污秽的地方、不宜说成是文化场所,殊不知,即便这里是不谈羞惭的地方,又怎能被推崇成“文化”的一块领地?我是不知它“文”在何处、“化”于何地!如果洗浴能够“文化”,那么如厕是否也可“文化”?斯文扫地!无怪乎有人说:不怕流氓没文化,就怕“流氓”有文化。真不知文化的颜面何存哦。

  其实,人们洗澡的最初目的,无非是为了把附着在身体上的、由皮肤毛孔排泄出的、或者是腺体分泌出的污垢,荡涤洗去。仅此而已。

  愿大家通过洗浴后,以卫生、健康、轻松、愉悦的身理、心理状态去迎接明天吧。

  此文纯属个人遐想,仅仅只是聊以纪念而已。


文章出处:六竹苑竹林逸趣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