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顺的道路,我们任重而道远
作者:无锡mm
时间:6月17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1989 文章ID:427

  两个月前 ,外公终于从马山搬回了家,与外婆住到了一起。尽管从舅妈的脸上,我看到了不悦,但我仍然为外公外婆的团聚感到高兴。
  
   周末没事的时候我总会回家,回家的频率一般保持在两个礼拜一次。同事说我回家太勤了。笑话我对父母的依赖性还是很重。我不以为意的笑笑,心中告诫自己:“乘自己还没有小家的时候 ,回家应该勤快点,因为以后有小家了,或许就没有现在这般自由了”。
  
   父亲节快来了,从商场里给父亲挑了两件衬衫,是我喜欢的花色。每为父母买一次东西,我宿舍的大姐也会说我,对父母贴心的离谱。或许是因为老在大姐面前把父母挂在了嘴边。大姐说我将来的那位一定会很介意自己对父母这般的好 。我说:“不会的,肯定不会,我会对他父母和对我父母一般的好,相信他也会对我父母由于他对他父母一般的好。如果这点起码的共同的人生观都没有,那就不会在一起过日子了 。”
  
   这次周末回家,赶上农忙过了。爸爸偷偷的跟我建议,叫我明天约外公外婆一起来吃饭。我很欣赏爸爸有时候偷偷瞒着妈妈对外公外婆的那般关切,因为我发现,越是这样,更能体现爸爸的大度和孝顺 ,也为我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有些事情,从爸爸的角度上提醒我,或许比妈妈提醒我要重的多。爸爸说:“舅妈对外公外婆也不是很好。因此,我们更应该善待外公外婆,让他们老人家还觉得 ,至少还有小辈对他们是关心的,是孝顺的。”
  
   于是,我给外公外婆打去电话,电话是外婆接的,她似乎很期待,或许很习惯接听我的电话。期待是期待我的关爱,习惯是我通常这么关爱。当我邀请他们来家吃饭的时候,外婆似乎不是很愿意 ,怕打扰到我们。为了打消外婆的不自在,我矫情的说:“我难得回家,虽然每次都会去看你们,但我更希望你们到我家里来作客。如果你们不来,我会很不开心的。”后来,在我的劝说下 ,外婆答应来我家作客。
  
   叮叮铛铛跟妈妈忙活了一个上午,也终于准备了一桌丰盛的菜。中午时分,外公外婆也到了。一家人,一桌菜,举杯,祝福,还是很热闹。爸爸是个只善于行动不善于表达的人,他不会甜甜的叫外公外婆爸妈 ,却会不停的叫我为他们夹菜;他不会陪他们东家长西家短的唠叨,却会在外公外婆临回去的时候,叮嘱妈妈多塞些钱给老人家。
  
   一整个下午,我忙活着一会给他们切个西瓜,一会给他们递个雪糕,一会嚷嚷给他们两洗头等等。看得出,外公的眼里含着泪花,对他们而言,或许我做的相比之下,已经很多。可对我而言 ,善待老人的义务和责任,我们全家或许才刚开始。他们临走的时候,我又给他们塞了满满一包的参茶。让他们感受到这份珍贵的亲情。
  
   晚上吃过晚饭,妈妈在洗碗。我跟爸爸在阳台上乘凉。于是有了以下的对话:
  
   爸爸:“你看看外公和外婆,日子不好过啊。你以后会像舅妈一样对待我们么?”
  
   我:“别说你们,连我未来的公公婆婆,我都不会这么对待。人都会老的,我也希望我将来的孩子能以我为榜样,像我崇拜你一样的崇拜我。”
  
   爸爸:“说的好听,你个丫头,想法倒挺多”
  
   突然,瞬间,想到了我的外公外婆未来的日子,我的眼划过了一行泪,于是很矫情的对爸爸说:
  
   “爸爸,我觉得生儿育女吧,跟你下午打麻将一样,生一个吧,算是下了一个大赌注,如果孝顺,那么,你赢了;生很多个,吧如果不孝顺,还是输了。我想说,不管你生活中的麻将赢多少钱 ,还是输多少钱,那都不重要。至少你永远是人生的麻将上的赢家。”
  
   我不知道爸爸有没有最终理解和听懂如此矫情的话,我只是觉得此时的自己像是背上压了块石头,很沉重,甚至无法呼吸。
  
   或许
  
   孝顺的道路,我们任重而道远。
  
    


文章出处:无锡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