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的味道之新世纪:找回年的味道
作者:王红
时间:2月8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1605 文章ID:350

    岁月流逝,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们已不似小时候那样急盼着过年了。过年,在我们眼中,也就是放个大假休整几天。可是2006年的那个春节,却让我找到了“年”的滋味。
    妹妹、弟弟自大学毕业工作后,一个在新疆,一个在深圳,就像父母放出的两个风筝。他们三四年回合肥一趟,一大家子总是凑不齐。
    他们这次要一起回来过年,那是因为妹妹的调兵遣将,要为立春生日的父亲过70大寿。“70大寿”这根线,终于把两个风筝一起拽回了家。
    年三十那天,柔柔的橘色灯光罩着一屋子的人。“我来,我来!”妹妹和弟媳在厨房里争抢着锅铲,“哗啦哗啦”的炒菜声悦耳动听;我和母亲一边头挨头聊着,一边擀着饺皮,捏着“元宝”;父亲里里外外地张罗着,不时从楼下超市买回些吃的玩的,逗得俩孩子围着他直转。
    鸡、鱼、肉、蛋、虾……摆了满满一桌,弟弟点燃了红红的鞭炮,“噼哩啪啦”的。年夜饭终于开席了,我们围在一起碰杯畅饮。
    “祝外公外婆,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孩子们纯净稚嫩的声音激荡在我们周围。
    嗓门最大的要数南方来的弟媳妇,她出人意料地提出建议,“爸爸妈妈喝个交杯酒!”我们立刻唧唧喳喳地呼应着。满头华发的父亲母亲侧身对望了一眼,然后看了看我们,绯红的脸颊漾满了笑意。在弟媳的引导下,父亲母亲起身端着杯橘子汁,两臂缠绕,相望着缓缓地饮尽……在我们的哄闹声中,父亲悄悄地用衣袖擦拭眼角。
    如花的焰火,在夜空中绽放;浓浓的亲情,在屋子里流淌……


文章出处:江苏石油报2009-1-25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