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板报的情结
作者:星雯
时间:1月13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3069 文章ID:336

  “黑板报”——那个年代反映企业精神面貌的窗口,企业的“大事小事”。

  “黑板报”——那个年代反映企业党政工团的革命阵地,企业的宣传园地。

  “黑板报”——它曾经记录了我为之工作的日日夜夜,记录了自己工作过的企业“大事小谈”;也曾经记录了油田各单位“轰轰烈烈”的“风云事迹”,记录了石油人“平平凡凡”的“茶余饭后”。

  是啊!黑板报如今都被这大大小小的一排排广告宣传橱窗给替代了。一提起“黑板报”就让我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对它的“情有独钟”,随着时间不停“滴答,滴答,滴答……”地转动,渐渐地把我带到记忆的深处。

  第一次从事“黑板报”的宣传工作,那还是在我刚从前线调到后勤——一厂行管科·幼儿园,任幼儿园幼教员。在岗位还没有确定时,我成了后勤一名宣传人员,主要从事科里和园里的党政工团的黑板报宣传人员,任务是办好每周一期的黑板报。

  刚上班的第一天,科里的刘明玉副科长和园长让我到“计划生育办公室”刘树琴同志那里报到,交代我主要是协助刘阿姨搞好科里“黑板报”的宣传工作。到了那儿,刘阿姨微笑着把一块“黑板”交给我,随和地说:“小季,以后它就是你的工作。在出黑板报之前,先把样稿让我审核,你在誊写出来。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要主动来问我。”

  “嗯!”我小声地应允着。回到家里我绞尽脑汁怎么也写不出来。第一次黑板报的样稿我不知道怎样写?从来没干过,也不知道怎样弄,怎样排版和布局?我就像“小猴子、小笨熊”一样抓耳挠腮、瞎掰玉米,纸是一张又一张的浪费。心里胆颤着、害怕着,明天要是交不出去可咋办?整整一个晚上没有吃好,没有睡好,也没有弄出个名堂来,结果还是“白纸”一张。唉!现在想起来“第一次黑板报样稿”的模样,真是酷毙了,白卷一张啊!真丢人!

  第二天,我来到刘阿姨办公室,哆哆嗦嗦地面对着她。我又急又怕,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止不住不停地“吧嗒,吧嗒,吧嗒……”往下掉,还不停地抽搐着。刘阿姨看着我那可怜的样子,走到我跟前安慰着我,很认真地说:“小季,不要哭了,每个人都有第一次经历。也别害怕,是不是不知道从哪里着手啊?”“嗯!”我胆颤心惊地直点头应允着。她耐着性,一遍又一遍的手把手地教着我、指导我怎样写好和排版好黑板报……。我终于在刘阿姨的帮助和指导下把“第一期黑板报”给写了出来,也得到了科里领导和园里领导的表扬以及大家的认可。接着我又连续写出了二期、三期……

  为了把黑板报办得更加赏心悦目,更有群众性、宣传性,我特意到学校请教了我的母亲。母亲听说我在从事“黑板报”工作,很是高兴,微笑着指责我怎么不早点告诉她。随后母亲从她的教课桌里拿出一本她曾经出过“黑板报”的样稿递给我,并把怎样出好“黑板报”的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了给我。就这样,在刘树琴阿姨和母亲的帮助、关心、关怀下,我的“黑板报”日臻成熟。后来,在每年一次厂里和局里的“黑板报”比赛和评比中,我的“黑板报”为科里、园里获得不是“一等奖”就是“二等奖”……。每次获得荣誉归来我都不骄傲,把其他单位好的经验吸取过来,总结经验争取下次出的更好。业余时间,我还跟随母亲学习排笔字体、隶书体、行书体和“黑板报”绘画以及排版知识等。

  有一天,刘阿姨突然把我喊到她的办公室小声而又亲切地告诉我:“小季,以后这块黑板报就留给你了,交给你了。”我听了,心里一悸,感到莫名的弦外之音。小心翼翼地轻声问道:“刘阿姨!为什么啊!”她婉转地答道:“计划生育办公室从今天起不归厂行管科管了,归属到厂党办管了。我也不能再指导你和帮助你了……”。我听了,脑子里“轰轰轰,嗡嗡嗡……”不停地响着,眼泪不停的“吧嗒,吧嗒……”。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从刘阿姨办公室里走出来的。带着对她的感恩之心和分离之痛,我把她留给我的那块“黑板报”带回了幼儿园。从那天起,“黑板报”的内容也从企业的“大事小谈”转向了幼儿园的“幼教知识”。一期又一期的“幼教知识”成了家长们关心、了解和沟通的窗口。直到有一次,戴园长忽然通知我到“扬州参加幼教老师培训”。当时,为了这块“黑板报”,我还舍不得走。戴园长不停地找我谈心:“小季,我们园领导班子一致通过,为了培养你,为了你今后更加干好幼教工作决定还是送你出去学习。人家要求还没有同意。我知道你今年自修幼教中专已经毕业了,你出去培训要好好努力学习,不要辜负领导班子对你的栽培和希望。回来后‘黑板报’还让你负责,我也听说了这块黑板报跟你有很多年了,你对它有特殊的情感和情结。我答应你,替你照顾好它(黑板报)。”我听了很愉快答应和同意了。说实在“人算不如天算”,真没想到这一学习,这一走就是终身一别。在以后学习的期间,我突然听到(不过事实也的确如此,也是这样的)幼儿园从一厂行管科脱离出来合并归属到局教育处统一管理和领导,原来出去学习人员也不属于这次划归出去幼儿园在册教职工。原由是一厂领导不同意,学习经费是他们出的学习回来却归别的单位,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没多久我学习回来后,也没有再回幼儿园而是直接到一厂人事科报到,随后统一安排分配到一厂当时成立没多久的下属单位“多种经营”。

  时光荏苒,事情经过十几年了。我也在这十几年里没有回到真武——我从小成长和工作过的地方,也没有去过幼儿园看一看、瞧一瞧;更不知道当年那块“黑板报”现在是否还安在,是否还安恙呢?每当闲暇时,我总是坐在沙发上一边品酌着自己最爱喝的茶,一边赏析着自己曾经的“精致”——“黑板报”样稿。不时遐想着……,品味着……

  真是:一杯茉莉龙珠茶,一本黑板报手稿;

     石油人的大小事,浓缩在这情结里。
 


写于:二00九年元月九日/晚

 


文章出处:星雯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