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油田,我的家
作者:芳菲艾雅
时间:12月19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2974 文章ID:323

  我可以算得上是一位土生土长的石油人了,从一个无知的孩子,到一名光荣的石油工人,一直在江苏油田这个大家庭中“茁壮成长”。真切地感受着我们美丽的家园发生的巨大变化。
  1976年我5岁时就随父母来到了刚刚成立不久的江苏油田试采一厂,我们一家四口挤在一间临时宿舍内,每天爸爸妈妈上班,我就与小伙伴们光着脚丫在河西驻地玩沙子,玩泥巴,当时四处是那么的荒凉,没有宽阔的马路,没有高大的厂房,更没有一幢幢整齐的住宅楼。只记得有一座如今依然架在盐邵河上的天桥,爸爸曾经带着我去爬过,当时虽然勇敢的爬了上去,可最终因为两腿发抖,而被爸爸抱了过去,直到现在,每次远远地看见那座现在看来并不高的天桥,脑中便会闪现出儿时的情景。
  1978年我上学了,我们全家被安排到了永安农场,分到了一间二居室的小平房,尽管家中没有自来水,没有油烟机,依然感到很满足。每次快到烧饭时间水龙头旁洗菜淘米的人络绎不绝,盆子筲箕各式各样,青菜萝卜应有尽有,大家说笑着谦让着,很是热闹。当时尽管我还小,但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每天洗碗的任务是我的。饭后我会把一桌的碗筷收拾好放进盆子里,拿上抹布端到水龙头上去洗,有时候能碰上其他同学便边洗边聊很是开心,也不觉得累。每到暑假,我都会坐上船去爸爸队上住几天。当时作业队住的地方非常简陋,只有几排草席棚,吃的也很简单,但是可以跟着爸爸和叔叔们去附近老乡那儿看露天电影,和其他小朋友一起抓蚂蚱,玩水。因此对于年幼的我来说,那是一个比课堂好玩100倍的地方。可是当我深夜象做梦似的看见满身油污的叔叔们疲惫不堪的下班时,心里真不愿意爸爸再呆在这“鬼地方”。    
  1989年我从油田技校毕业成为一名光荣的石油工人,和父辈们一同建设我们美丽的家园。刚工作的第一个月我拿到了102元工资。我兴奋极了,给奶奶买了她最爱吃的香蕉,剩下的如数交给了妈妈,妈妈笑着说,攒起来给你将来的小家用。而如今我的工资是它的20倍,不仅在真武油区有福利房,还在扬州我们石油人自己的小区买了集资房。当我带着爸爸妈妈住进装修一新的石油山庄时,他们感慨地说,从来没有想到能住到扬州来,住这么大这么漂亮的房子。
  我所在的单位是离厂区不远的真武气站,我参加工作近20年了,一直在这里工作,也见证了这个老站变新颜的过程。这里环境幽雅,生产井然有序,一直以来都有“花园小站”的美誉,而这仅仅是外貌,最主要是气站这些年来,经过改扩建后,工作条件一年比一年好,值班室内配置了空调,微波炉,做了隔音间。自动化程度也是一年比一年高,操作室内的自动化仪表更新换代,将几套生产装置、计量、外销集于一机。所有技术人员的办公室内都配置了电脑,实行了办公自动化。而我作为一名普通的油田职工,乘着油田改革的春风在“花园小站”健康成长着,收获了一个又一个硕果。这一切都体现了油田领导“以人为本,构建和谐油田”的理念。
  在江苏油田这个大家庭生活了三十多年,我过着幸福比蜜甜的生活,试想如果没有叔叔阿姨们当年的苦,哪里有我们现在的甜呢?这不仅是国家改革开放的成果,更是父辈们艰苦创业的成果!我爱我家,我爱江苏油田,祝愿我们美丽的家园愈发靓丽辉煌!
 


文章出处:芳菲艾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