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黄
作者:淮左狂生
时间:7月25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3471 文章ID:264

  在人们习惯的称呼中,在姓氏前加一个“老”字,一种情况是对年长者的尊称,另一种情况如果对方年龄不是很大,那除了尊重以外,还包含了亲昵的成分。

  老黄,就是典型的后者。那年他担任我们92届钻井班班主任的时候,也才刚刚结婚。他教授的课程是钻井工程,属于钻井班课程中的主课,一门专业性很强的课程,却被他演绎得生动有趣、激动人心,对于我们班这帮初中毕业来到油田上技校的地方娃来说,井队、钻机、司钻、钻挺、刹把等等,每一个名字都充满着好奇和神往。加上老黄讲课很有特点,从不照本宣科,讲授了很多书本以外的钻井知识,从国际到国内,从海上到陆地,哪怕是国际钻井技术最前沿的,也在课堂上跟我们这帮未来的钻工们讲,仿佛在我们面前描绘了一幅美妙的蓝图,天地之间,高耸的钻塔,数千米的井下钻具,多么壮观的景象,激励得我们热血沸腾,也就是在那时候,我和几个好友都有了这样的梦想:早日当上一名司钻。

  为人师表,老黄是很模范的。老黄个头高大,还有点胖,记得有一次,老黄谈起自己的心得,居然是用读书来减肥,他通过实践检验得出结论:每天坚持学习到深夜十一点多钟,就可以有效地保持体重,遏制上升势头。他也常常勉励我们在上课之余,要多读书,有针对性地读书。那三年,他一边忙于教学带班,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参加自学考试,并以每年三、四门的速度通过,考完自学考试,他又把目标投向了注册会计师,我们很是敬佩,他却好像很无奈的告诉我们,不学习就跟不上形势,不学习就会长胖。老黄的这种学习精神就像是我们前进路上的一座高塔,鞭策着我们时刻不能忘了学习。

  老黄不仅止于书本的传道授业,更是我们人生的老师。记得有一次我在学校摔伤了右手,导致骨裂,打上石膏后,生活学习很不方便。老黄问我要不要跟远在老家的父母讲,少年的我一抬头看到他鼓励的眼神,我当时心里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我说不用讲,省得他们担心。老黄非常赞许,说男子汉走出家门,就要有独立担当的精神。年轻的心深受鼓舞,直到现在我也常常想起老黄当时的话语。在随后的星期天,老黄先后两次在家里熬好排骨汤,然后骑自行车接我去吃,那一幕幕,至今难以忘怀。

  95年技校毕业后不久,就听人说老黄调到局里去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什么接触,虽然偶尔也到局里办事,但一直徘徊没敢去拜见老师,也许是缺乏自信的缘故。老黄带我们的这一届,不少同学成了钻工中的“名人”和人才,还有不少走上了队干部岗位,在九十年代那几届中成才基率最高,而我却是钻工中的“逃兵”,一毕业就转行,有负老黄当年的教导,见到老黄,就只能打“哈哈”了,老黄的名字叫黄永生。


文章出处:淮左狂生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