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麦浪
作者:邓遂平
时间:5月22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398 文章ID:1369

    五月的风轻柔拂过,走过爬满蔷薇的田垄、长满槐树的村庄,田野里最显眼的就是连绵的麦田,由近及远伸向天际,麦穗轻轻摇曳着,在初夏的微风中演绎着季节的又一轮变换。
   
    五月的清晨是宁静的。阳光洒在田野里,温暖而和煦,清凉的空气里薄雾缭绕,麦穗上挂着露珠,晶莹剔透。麦苗在经历了肃杀的秋天,寒冷的冬季之后,默默地在风霜雨雪中逐渐长大。这些麦苗被厚厚的白雪覆盖过,被顽皮的小朋友踩过,没人在意这些平凡而普通的庄稼,但是它们依旧在默默地长大,已经灌满浆的麦穗正在由青转黄,挺直了腰杆迎接着新的一天到来。
   
    工作多年。我一直在平淡中度过,近几年,单位人少活多,每天很早就起来,坐一个小时车到真武上班,日复一日地奔波忙碌。即使回到扬州后,也没时间去看看各个景点,家仿佛就是一个暂时休息的宿舍。眼看岁数越来越大,有时会感到莫名的疲惫和惆怅,甚至有了想退休的念头。但是看到田野里茁壮成长的麦子,那种历经风霜,不畏艰难的精神也在感召着我克服一切困难,认真做好每一件事。
   
    五月的中午是丰满的。不知名的小鸟掠过麦田,留下一串远去的背影,声声啼鸣回荡在田野里,带来更多的生机。麦田里一台抽油机忽然戛然而停,惊得驴头上的八哥飞了起来,四处查看着这意外的情况。
   
    抽油机又到了每月一次的保养时间,几个人拿着工具和黄油,有序地爬到各个部位,打黄油,检查螺丝,经过半个小时忙碌,抽油机又运转起来,麦田又恢复了往日的安宁。五月是夺油上产黄金季,为了保证每一台抽油机的正常运行,他们中午时间也不放过,赶在规定时间内保养好设备。这里远离城镇,为节约时间,他们渴了就喝自己带的水,饿了就吃早上带来的饼子。那身上的石油红在麦田显得格外醒目,五月的阳光静静地洒在他们的安全帽上,反射着熠熠的光辉。
   
    五月的傍晚是忙碌的。劳动的号子依旧在麦田里响起,那天由于光伏多占了麦田,需要拆除,时间紧、任务急。大家立即行动起来,从一大早就来到现场,拆光伏板和设备。电动扳手的旋转声,各类支架的碰撞声此起彼伏,井场上的小水坑已经被踩成了泥浆,杂草丛中已经踩出了一条条小路,成百上千个部件被拆卸下来装车。大家都是第一次干这类活儿,他们一边干一边学,很快就掌握了拆卸方法。天空中飘着小雨,已经干了一天的同事疲惫不堪。每个人都被淋透了,几个人坐在旁边的水泥墩上喘着气。“还有最后一车,我们趁天黑前干完。”不知道哪里传来一个声音,大家又打起精神,把最后的设备装上了车。
   
    井场旁边的麦田里,一个高大的风机矗立着,上面的“中国石化江苏油田”几个红色大字闪耀在田野里。石油人牢记端牢能源饭碗的嘱托,在绿色能源发展中奋力拼搏着,书写着江苏油田二次创业的新篇章。
   
    暮色中,风吹麦浪,传递着丰收的讯息。


文章出处:江苏石油报2024-05-17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