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我曾经来过
作者:邓遂平
时间:1月25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2908 文章ID:1231

    扬州,钟灵毓秀,一个积淀着2500多年厚重历史的城市,虽然很早就认识了你,但每次都是匆匆而过。

    我刚工作时,经常要辗转乘车到钻井队上班,每次路过扬州,心里都有一种茫然的感觉,人很多,也很繁华,但是却没有一个亲朋好友和熟人。

    一次,要去扬州商城买点东西,又不知道怎么走,于是壮起胆子问了一位路人,结果他不仅耐心地跟我讲路线,而且还顺带陪我走了一会儿,我心里感激了好久。从那以后我就对这个城市产生了好感,每次不管休假上班还是回家,经过扬州时,就在街上逛一逛,看一看城市的风景。曾经沿着小巷的石板路走过一个叫“菜根香”的饭店,听说味道不错,只可惜那时候囊中羞涩,始终没有敢进去。喜欢到一个叫“天天围炉”的自助饭店,交一份钱后菜随便吃,酒随便喝,适合井队人的习惯,有时候甚至约上同路的同事一起大吃一顿。

    自油田总部搬迁到扬州后,在某个不知名的超市,或是某个不经意的角落,经常能遇到操着普通话的油田人,那些曾经从野营房里走出来的石油人,也越来越多地融入这个城市生活,享受着城市的便利和安逸。而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把这里当做一个驿站,是回家与上班之间的一个中转站而已。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或是在一个冬日的午后,我会找一家咖啡厅,独自品茗,听着缓缓流淌的音乐,看着窗外来往的人群,享受着繁华里短暂的宁静,休息完后,再匆匆走向远方。

    一直说扬州是个月亮城,但我总觉得除了故乡,哪里的月亮都是一样的。有一年春天,和几个来自老单位的同事一起在扬州吃饭,因为好久没有见面的缘故,天南海北一直聊到深夜。我微醉地坐车赶回金湖,走在望月路上的时候,一抬头,一轮圆月悬在城市的夜空,又大又圆,像一个玉盘,美轮美奂,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皎洁。我顿时头脑也清醒了许多,叫司机在路边停一会儿,下车后,迎面吹来一阵带着花香的晚风,在月亮之下,扬州城显得格外安静秀美,噢,这才真的是个月亮城。

    如今身边的许多朋友同事纷纷搬到扬州居住,翻一下手机上的通讯录,几乎有一半的人在扬州或者扬州周边工作。很多油田人都向往着到扬州生活,但是在每一个偏远的角落的油井,还要人去守候。我虽然去不了扬州,但是可以在心里默念:美丽的扬州,我曾经来过


文章出处:江苏石油报2020-12-31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