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
作者:徐青
时间:11月4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944 文章ID:1195

    一首《我和我的祖国》响遍了神州大地的每一个角落,表达了个人和祖国之间,亘古不变的情感。
    我和这首歌结缘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一次单位组织“歌唱祖国”大合唱歌咏比赛,也许是年轻有朝气,所在钻井队领导找到参加工作不久的我,问我是否可以领唱《我和我的祖国》。其实五音不全的我平日里根本就不唱歌,可碍于面子,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还煞有介事地买了一台双卡录音机跟着学唱。
    对着录音机哼哼唧唧了几日,良好的自我感觉越来越“爆棚”,总想找个场合抒发抒发内心的情感。那时,我跟着师傅学钻井柴油机的维护保养,一天正好师傅带我当班,井场上柴油机轰鸣,钻机隆隆,趁师傅找地儿躲着抽烟的空儿,我在柴油机房里伴着隆隆的轰鸣声,亮开了嗓子,高声唱起了《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谁知道我的歌声差点引发事故:井场上不管是地质上捞砂的,还是正在向钻台上钻杆的人,都被我的歌声给惊吓住了,就连钻台上正在接单根的师傅们,都下了钻台跑到发电机房门口来看看到底发生了啥事情。最害怕的当属带我的师傅了,据他后来说:当时听了我的声音,第一时间就认为是机房里出事故了,吓得他怕留下抽烟的“证据”,直接把用手指头捏灭的烟头放进嘴巴里咽了。
    当大家都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后,就有人调侃我师傅说:你的那个徒弟唱歌要人命啊!后来,队上的大合唱就没有我领唱的后来了。
    转眼间,参加工作二十年后,油田迎来了三十周年庆典,我也从钻井队转到采油队上班跑井,据说我原来的钻井队都把井打到国外去了,钻机都换成电动的了。我在采油队主要负责真武镇三干渠那边的一片井。
    大约是2004年的春夏时节,我巡井途经真6井站,看见有七八个人在参观,其中有人俯身在仔细观看“真六井纪念碑”碑文。后来听真六井站的姐妹们说,那些人中间有两个人名气很大,一位是《我为祖国献石油》《我和我的祖国》的曲作者秦咏诚老师,另一位是著名的词作家、歌曲《咱当兵的人》《祖国赞美诗》的词作者王晓岭老师。这两位国内顶级的艺术家能来到真武油田参观,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就是在庆祝油田成立三十周年的“歌咏比赛”中,我们凭借《我为祖国献石油》《我和我的祖国》《满怀深情望北京》等三首歌曲,获得了比赛的一等奖,而这三首歌曲的曲作者都是秦咏诚老师。特别是《我和我的祖国》这首歌曲,作品采用了抒情和激情相结合的笔调,将优美动人的旋律与朴实真挚的歌词巧妙结合,表现了个人和祖国之间亘古不变的情感,表达了人们对伟大祖国的衷心依恋和真诚歌颂。这些年来我一直对这首歌曲钟爱有嘉。
    而今,在我退休之年,迎来了新中国七十华诞,神州大地的每一个角落都荡漾起《我和我的祖国》的甜美歌声。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各行各业都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用实实在在的发展成就证明了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和文化自信,这一切的一切无不让人感觉到神清气爽。我每每想起伟大祖国这日新月异地变化,就情不自禁地唱起《我和我的祖国》这首歌:……我最亲爱的祖国/你是大海永不干涸/永远给我碧浪清波/心中的歌……


文章出处:江苏石油报2019-10-31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