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处女作
作者:王广权
时间:12月1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1665 文章ID:1160

    今年10月25日下午,我从杭州市档案馆找到了1958年7、8月份的杭州日报,在7月25日3版上找到了我的处女作《电灯迷迷笑》短诗,了却了59年的牵肠挂肚,高兴万分。
    1958年的8月28日,我在杭州留下部队服兵役时,收到一张《杭州日报》寄发的6元钱的稿费通知单,注明是《电灯迷迷笑》的稿费。既意外,又激动,在当时,6元钱是士兵一个月的津贴。而《电灯迷迷笑》只有50个字,这是我在艮山门筑铁路的工地上写的快板诗,被师部宣传科收集后,修改送往报社。在得知被刊用后,我很想了解文字修改的情况,就到处找报纸,因为不知刊于何期何版,虽经一番辛苦,却毫无结果。
    不久后,我从部队转业至玉门油田,而后又辗转大庆、大港、胜利、江苏等油田会战。会战岁月,年年忙,月月钻,天天干,没有时间舞文弄墨,一晃就是50多年过去了。也曾先后托战友去杭州日报社查询,均无结果。在随后的岁月里,虽时常惦记这事,但又总觉得无关紧要,就一直没有下决心去查找。
    1997年2月,满60岁退休后,担当了本单位向《江苏石油报》荐稿通讯员,开始学习写作,且撰写水平逐步提高。十多年来,每年都能见报3-5篇短文。至2006年70岁时,以“古兮”笔名向《扬州晚报》“夕阳红”版投递《我与蚕豆》短文。见报后,欢欣鼓舞,对写作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随后在《扬州晚报》、《江苏石油报》、《中国石化报》、《中国石油报》、《快乐老人报》、《石化老年》杂志等用稿300余篇,在《扬州晚报》博客发博文1500余篇。
    当下已是耄耋老人,意欲将见报诗文整理装订,给后人留个纪念,唯有处女作《电灯迷迷笑》短诗至今无着落,故寻找处女作遂成了我的一桩未了心事。
    今年10月,我先后数次打电话到《杭州日报》查问,报社同志讲时间太久,无法协助,建议去市图书馆查询。图书馆同志回答无1958年杭州日报,建议到市档案局(馆)问问。档案馆有好几部电话,在拨通0571--85355222电话后,一位讲普通话的女士,很亲切地说:“你等等,我先看看有没有1958年报纸?”不到一分钟,她回话说:“恭喜你,有此报纸,你拿身份证即可查资料,托别人也行。”我连声说谢谢。
    10月25日下午,我赶到杭州档案馆,受到了当班同志的热情接待,不到10钟就找出1958年7、8两个月的《杭州日报》合订本,我满怀信心的一张一张地翻阅,上到顶下到底横到边,终于在7月23日星期五,第三版的右上角《小唱一束》内,发现了让我惦念了59年的处女作《电灯迷迷笑》,我也打心坎里笑出声来。在300多篇被刊用的诗文里,我让其坐上了第一把交椅!


文章出处:江苏石油报2017-11-22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