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这样的夏天
作者:梅子
时间:8月2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1515 文章ID:1114

    整整一周的“烧烤”天气,不仅让这样年纪的我脖子上长满了痱子,其痒难耐。更被同事们调侃成孩子的皮肤。没办法!我只好上街购买了一盒孩子们用的痱子粉。嘿!还真的管用。说实话,我真不喜欢现在的夏天。我更怀念童年时代哪个环保的夏天。

    小时候哪个年代虽说是物质匮乏,没空调,电扇啥的,过夏天下河游泳也是很有趣的事。记得家乡门前曾经有一条河流,不宽不窄,蜿蜒的流淌。父老乡亲们几代人都在这河里挑水吃。每年的夏天,天热的时候,许多的乡亲们会带着孩子去河里游泳摸河蚌、用淘米洗菜的筛子抓米虾……这个池塘自然成了孩子们玩耍的好地方。每天下午,太阳毒辣,孩子们相约来到池塘边,带上洗澡用的毛巾和肥皂,男孩子们衣裤扒得精光,光溜溜的就跳进了小池塘,扎几个猛子,人已经到了河中心了。而女孩子却没有几个会游泳的,只能趴在埠头旁边的石头上学“狗刨”。这时只听见男孩子们在河里大叫,把从河里摸上来的河蚌一个个甩到河岸上来。池塘里到处都是乡亲们游泳拍打激起的浪花。女孩子们在河边一边梳洗长发,一边洗衣服。时不时会有乡亲们过来挑水的身影。这样的场景,乡亲们怡然自得,多少年一直保持着这样度酷暑的习惯。

    夏夜里把抓到的萤火虫放在自家的蚊帐里,让一闪一闪的萤火虫陪我们入梦。童年的夏天,那时气温没那么高。过夏天的时候,一大家人会在自家的门前晒谷场的空地上,用几个板凳和自家的门板支一个简单的床,再挂上蚊帐……晚饭后一大家族的人围在一起一边聊天,一边手里摇着一把大扑扇,在这里纳凉直到安然的犯困的睡去。孩子们三个一群的在夏夜的小树林捉萤火虫。小小的萤火虫在树林间飞,一闪一闪的,孩子们把抓到的萤火虫紧紧抓在手掌中,萤火虫在孩子们的指逢间里,有节奏的闪动着。孩子们把抓的萤火虫放在小玻璃瓶里,放在自己的蚊帐中,让小小的萤火虫陪伴着他们安然的入梦。童年捉萤火虫的那股快乐永生难忘。

    童年的夏天,扑知了、抓蚂蚱凡是在农村生活过的孩子或许更不会忘记吧!夏天几个熊孩子成群结伴的,带着扑知了的“小抄网”来到一片茂密的小树林里,开始抓知了的行动。来到小树林,知了的鸣叫一阵接着一阵。女孩子们喜欢在大树下捡些金色的知了壳。而男孩子比较调皮,拿着弹弓爬到树叉上捉知了,把抓回的知了回去油榨的吃味道也是不错的。还有夏夜和小伙伴们在路灯下抓蚂蚱、拉拉古回去喂鸡也是童年夏天的一大趣事。

    可如今的夏天,高温天气跟在蒸笼里生活一样。夏天里再不见童年那么多快乐趣事,萤火虫也渐渐地从我们生活中消失了。而作为生产一线的我们来说,巡一趟油井下来,全身都湿得和刚从水缸里捞上来一样。我怀恋童年时候那个有萤火虫陪伴的夏天,那个只需要摇着大扑扇就能度酷暑的夏天。


文章出处:梅子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