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食光
作者:赵海燕
时间:5月11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28657 文章ID:1096

    前些天,同事捎给我一瓶香辣牛肉酱,酱的名字很耐人寻味——尝相思。这瓶尝相思,不禁让我逆着光阴,奔跑进远去的记忆里。
    第一次吃尝相思,在十多年前的采油队,是当年的队长分我的一瓶。揭开瓶盖,一粒粒饱满的大黄豆,尤其那一颗颗诱人的牛肉丁,看上去特别诱惑人,吃完忍不住跑去问队长在哪里买的?他笑着说,“好吃吧,可惜这里买不到,只有湖北有。”临了,又打趣道,“更可惜的是已经全分完了,你就别想啦!”
    谁曾想,好滋味说来就来,记忆中的味儿又一次漾在舌尖。工作之初恰逢一场激昂的会战。那年夏天的地上好像着了火似的,为了避高温,班组的人们清晨四点半就上井干活儿,出门时食堂还没开门,更甭说吃早饭了。那会儿同事大都年纪轻精力旺盛,扎推后一鼓作气,轻轻松松就能干完一口标准化井场。趁着阳光尚未起猛劲儿,大伙儿扛着工具匆匆赶往下一个井场时,只见精瘦的班长骑着“二八型”自行车出现在路的尽头,远远地就能听见阡陌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儿,那是后座一左一右拴着铁皮桶的撞击声,是给我们送早饭来了。幕天席地,大家围坐在计量房背后,馒头掰开,每人挖一大勺牛肉酱填进去,然后大口大口地咀嚼,胃口极好的男同事一口气能吃三、四个。班长是川人,常说辣椒祛湿,干活一身汗,再吃辣酱出一身汗,身体简直舒畅无比。目睹身边大快朵颐的同事,觉得无论在什么地方吃什么,能吃得如此欢畅那幸福感就是满满的了。
    从那时起一直嗜辣,一日三餐几乎全靠它们来佐餐,特别爱吃的辣酱全是川、贵、湘一带,后来才发现扬州本地也出了一款小康牌牛肉酱。说实话,小康的味儿,始终和味蕾格格不入,不及生而为辣的地域那般威风凛凛、酣畅淋漓。
    小队地处水乡,空闲时,玩得要好的同事常相约去湖边老乡家的船屋,买回一堆新鲜的小河虾,央请食堂张师傅给加工成虾酱。张师傅很讲究,在清洗挑拣时,那些软趴趴的死虾虽说刚死才一小会儿,可他直接就信手扔掉了。开始不解,后来一次读张嘉佳的书,书中记录了这么一段:“死掉的虾丢进锅里,它没知觉没反应,四仰八叉一躺,肉越烧越松散,而活着的虾下锅,它不停地扭动、伸展、蜷缩,抱成一团死去,肉质才紧致。痛出来的鲜美,足够颠倒众生。”
    生活不是一时一地的得失,而是在所有得到历练之后,变得一天一地的阔大。食物也是,自有它的年轮气质,它的记忆和人依偎,总是来得长情。


文章出处:江苏石油报2016-4-29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