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过年
作者:梅子
时间:2月21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28016 文章ID:1076

    今年过年一家人开车回了湖北老家。一路上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驱车颠簸,让人疲倦不堪。好不容易到了湖北境内,已经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了。高耸斜跨的武汉长江大桥上,霓虹灯从车窗外闪过。在我们询问路时,故乡的风里,吹来了熟悉乡音,顿时让人神清气爽,倍感亲切。乡下的年里裹着故乡独特的乡土气息,处处散发着浓浓乡村年味。

    大年三十那一天,家乡的女人们很早就起床了。为的是张罗着一大家族人的团圆饭。做为客人的我们尽管满脸写着疲倦,却也不敢睡懒觉,很早起来就接受主人端来的一杯早茶水。大约九、十点钟主人请我们过早,其实就是一顿非常丰盛的团圆饭。满满一大桌好吃的菜,有家乡特有的鱼糕、牛排、藕炖腊排骨……按照当地风俗,吃饭前不忘给过逝的先辈“送亮”祭祖。烧纸钱、并放上一副碗筷,满上酒水,好让先人保佑子孙后代平平安安。

    吃完团圆饭,阳光灿烂,一家人漫步在乡村的小路上,时代的变迁农村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高速公路修到了自家门口。乡间的小路上遍地盛开着金黄的油菜花,和荠菜花。铺天盖地的荠菜花,开着洁白色的小花朵随风摇拽。村西头一棵无名百年古树,枝桠繁茂满树结满了无名的野果子。我们在这里爬树,把野果子采下来当“石块”在堰塘里“打水飘”。要知道这可是农村孩子们最喜欢的一种游戏了。我也不闲着,就地捡来了许多的扁而平的小石块,像投铅球一样的朝着水塘中间砸去。

    小石块果真在水塘中,打出了三个很远的“小水飘”,一个,两个、三、四个……顿时河塘中泛起了层层的涟漪扩散开来。离开故乡许多年,真没想到,这简单而古老的游戏又让我找回了儿时快乐的乡村记忆。

    那日天气独好,放眼望去遍地的枯草芦苇,在农村孩子的眼里在田埂放野火,也是一种简单快乐的游戏。儿子在大人陪同下,也过了把放野火的瘾。都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田埂上的火苗闪烁,希望明年这里长出更多更肥的草。

    不知不觉中大年三十,在家乡野外踏青,不但让人收获了城市里孩子从没有的快乐与自由,而且还收获了满满一大篮子的荠菜。回去就拿着刚刚采挖的荠菜下火锅,真是好吃的不得了。

    乡下过年,放松热闹,更有一种无法割舍的乡情。“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真有这感觉。


文章出处:梅子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