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春最美的时光里
作者:小草
时间:3月24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1851 文章ID:1020

    在青春最美的时光里,我沿着父辈的足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采油专业,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石油工人。

    我工作历程里的第一站——试采一厂采油三队的曹13站,在那里我度过了人生中最难忘的时光。技校毕业刚参加工作时还不到18岁,离开父母的怀抱,我各种的不适应。望着不停转动的天车轮,井场周围一条条田间小路连接着成片的庄稼,值班室是一座油乎乎脏兮兮的铁皮房,连象样的凳子都没有。现实与理想的差距让我泪眼朦胧,难道这就是我生命里的第一站吗?

    在师傅和同事们的热情帮助下,我的心渐渐地恢复了平静。虽然环境艰苦,但师傅们让我很温暖。我心里暗想:既来之,则安之,他们能做到的,我也一定行。和大家一样,我每天七点半背着单位发的军用水壶和盒饭到指定地点坐大客,经过一路颠簸,到一座小桥边停下,我们一行三四人下车,要走上很远的一段小路,穿越两个村庄和田野才到达小站。一路上,师傅们每天都有说不完的开心事,欢声笑语总是洒满乡间的小路。

    在这个小站,师傅们教会我采油工的基本技能,也学会了与同事愉快相处,深深体会到了一线生活的艰辛与快乐,也渐渐理解了父辈执着的石油情怀,也让我有了扎根一线的勇气和动力。

    刚参加工作那年,我在单位年纪最小,经过四五年的磨砺和变迁,身边的同事来来走走,我已成为一名“老师傅”了。记得97年的夏天,站上分来一名大学实习生,是一位名叫小丽的可爱女孩,一脸的纯真与稚气。她告诉我,她特别喜欢唱歌,是唱着《梦里水乡》来到江苏油田的。伴随着她甜美的歌声,我和她向井场走去,带着她熟悉井位,一路上给她介绍工作流程,教她录取数据资料,和她一起用轻质油擦拭井口。巡井回来的路上,她突然沉默了。我以为她不舒服,就问道:“你怎么了?”

    “我……”小丽突然哽咽了,眼泪瞬间涌出。

    我突然想起自己刚工作时的场景,于是走上前轻轻扶在她削瘦的肩膀:“是不是觉得这个环境和你想象的差很远?”她依然流着眼泪,不说话。

    “你和我不一样,我是一名采油工人,会在这里扎根,而你以后是一名技术干部,你是要管理工人的……”听到我的话,她缓缓抬起头看着我。

    看着她认真听我说话的模样,我递给她一张纸巾:“如果不懂得基层工人在做什么,怎么操作,怎么录取资料,那你以后怎么去管理他们呢?”

    “师傅,我明白了。”聪明的小丽破涕为笑;“刚才我的手上第一次沾满黑黑的油污,觉得很不甘心,不甘心将我的青春耗在油泥里……”

    “那你理想中的岗位在哪里啊?”

    “我一直认为,我奋斗的地方应该是在城市的办公室里吧。”小丽一脸纯真地说。

    “那就为了这个理想奋斗吧,呵呵。”

    从那以后,小丽每天都快乐得象只百灵鸟,也和采油工一样扛着管钳、拧着棉纱小桶走在田间小路上,唱着快乐的歌儿去巡井,认真录取资料,闲暇时抱着书本细细研读。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她进步很快,渐渐掌握了采油工的相关操作和应急能力。

    转眼两年过去了,在小丽快要离开前的一个下午,我俩如常一起巡井。在曹36井场打扫完卫生,准备离开时,小丽的肚子突然发出很响的“咕咕”声,她不好意思地说:“师傅,今天中午没吃饱,现在觉得好饿呀。”当时附近也没有小店,就算回到值班室也是什么零食都没有,于是我说:“走,我们到队部食堂看看。”当我俩徒步走到队部食堂时,发现炊事员已经离开,只有铁将军把着门。看到小丽有些失落的表情,我冲小丽诡异地一笑:“放心,我有办法!”于是带着她从食堂后窗爬入。

    “师傅,你胆子好大!…”小丽紧张地小声嘀咕。

    “放心,我这是第一次干坏事,有我顶着,别紧张……”其实,当时我觉得自己就是个贼。

    进屋后,我俩在食堂搜刮食物,结果只找到一碗剩饭,没有任何剩菜了。于是,我们就地取材,找到两个鸡蛋,生火炒了一碗最简单的蛋炒饭。小丽端着香喷喷的蛋炒饭,眼里闪着泪光,哽咽着对我说:“师傅,这是我吃到最香的蛋炒饭,以后不管走到哪里,我都不会忘记的……”

    时间过得很快,小丽终于如愿到了城市的办公室,虽然联系少了,但偶尔见面时她总会开心地说:“师傅,我在办公室看到你写的报表了!”每当看到小丽灿烂的笑脸,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欣慰,她让我有了学习的动力。在随后的几年里,我多次参加厂里技术比赛,都取得较好成绩。由于工作需要,我转岗成为资料员,在2006年局基本功比武中获得第一名,并被破格聘为技师。随着油田的滚动开发,我带着这个新的身份转战来到兴瓦油区。

    新的岗位,陌生的城市。原来,油田在不知不觉间,早已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线采油队的队部再也不是被农村包围着的“小炮楼”了,边远队迁入城市,员工下班住进城市的公寓。一周回家一次,这让我很不适应。在刚到新单位的那段日子里,我常常躲在宿舍掉泪。记得2007年8月,瓦六集油站长输干线投产时,我和两名实习生被安排在站内负责一段管线范围的数据录取工作,每隔一个小时观测压力和温度变化,闲时帮助站内除草打扫卫生,每天早出晚归,没有休息日,一直坚持了20多天。可是,没有领导的允许,我也不敢自作主张提休假。记得有一天,我录取完数据,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值班室门前的台阶上,突然觉得很委屈,眼泪不争气地淌了下来,我怕被同事看到,于是赶紧起身走到附近的热水泵房,那个房间很吵很热,一般不会有人进去。当我推开门,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呆了:泵房里靠墙站着一个伤心痛哭的女孩!我的突然到来,并没有止住她的哭声,因为,她也看到了我眼中的泪……

    女孩名叫小田,是一名大学实习生,是一个热情直爽的漂亮女孩,虽然我年纪比她大很多,但缘分让我们很快成了朋友。她告诉我,这样的工作岗位,离她想象的太远,她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青春会陷在吵杂的机器轰鸣声里,她的一个女同学不堪承受这样的差距,毅然背包离开了油田。看到小田满眼的失落,我不禁想起了小丽。在黄昏的城市里,我们像姐妹般牵手散步,我给她讲起那个唱着梦里水乡的女孩,那个含泪吃着蛋炒饭的女孩。小田握着我的手一边走一边静静地聆听,等我讲完,她就急着告诉我:“即使我的同学离开油田,我都没有动摇过,因为我不会让自己大学四年学到的知识就这样荒废了!”小田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长发,微笑对我说:“师傅,我现在也想吃蛋炒饭……”

    在兴化城里的麦香村,我和小田吃着蛋炒饭,和以往不同的是,饭里除了有鸡蛋,还有虾仁、牛肉和玉米和一碗紫菜汤。我们坐在藤编的摇摇椅上,诉说着各自的心情,时光在蛋炒饭的香气中缓缓流动……由于小田的勤奋好学,不娇气不怕苦,在一线工作五年后,也如愿踏进了机关大门。

    看着身边的大学生来来往往,我依然守在原地,回味着逝去的美好青春,静静地看花开花落,看云卷云舒。
 


文章出处:小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