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群”的石油人
作者:邓遂平
时间:11月27日      打开新窗口游览本页 浏览:388 文章ID:1221

    “感谢各位兄弟姐妹近年来的关照,因为工作原因,我退群了”,每到这个时候,平时热闹的工作群里立即会安静下来,好久都没人说话。平时大家都在的时候没感觉到什么,但是真正有人离开的时候,大家却感到难舍难分。

    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的面对面地告别的方式越来越少,以微信、钉钉退群为主的告别方式却越来越多。

    “哪里有石油哪里就是我的家”,注定了石油人到处漂泊的性质。那年跟随父亲的钻井队驻扎在塔1井。一天下午,平时安静的芦席房一下子热闹起来,一群人围着两个要离开的工人,抬着箱子扛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他们就要调到别的钻井队去了。大家一边走一边恋恋不舍地地说着道别的话,向马路的方向走着。在快上车的时候,只见指导员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手里提着四个崭新的开水瓶,上面写着红色的“32644钻井队留念”字样,一人两个,作为单位给他们离开的礼物。感动的那两人抱住他说了好久的话。最后看那卡车消失在远去的尘土中,大家还在远远地望着。这也许就是那一辈人的退群方式吧,简单而朴素。

    工作以后我也到了钻井队,跟着井队走遍了水乡的几乎每一个角落。一年又一年,时光流逝,那时候也有人离开钻井队,但是并没有什么感觉。随着时间的沉淀,我已经习惯了钻井队的生活。尽管是四处漂泊,生活艰苦,但钻井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没有人能够一辈子呆在那里,我也不例外。那天,接到人事科调令,开头还为要离开艰苦的地方而高兴,可是很快离别的情绪就弥漫全身。再看那条通往井场熟悉的小路,狭小的野营房,显得特别温馨。一想到就要离开这个熟悉的地方,朝夕相处的同事,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走的时候背着一个小小的背包,散乱的脚步,仿佛有千钧重量。班里的“小霸王”,满脸笑着说:“以后一定回来玩啊”。但是在笑脸的背后,我看到的是他的不舍。车走的时候,他还跟着走后面走了好远。看着在原野里渐渐远去的井架,食堂升起袅袅的炊烟,还有同事那不舍的眼神,我悄然转过头,眼泪悄然而下。本来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坚强的人,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变得如此脆弱不堪,这样的退群我再也不想经历。

    近几年,随着油田外出劳务增多,单位在改革中的重组,人员的聚散离合成为常态。现在的通信和交通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当这个时候,近点儿的同事就相约吃个道别饭,远一点的只要在钉钉、微信工作群里轻点鼠标退出去,一个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感受得到的离别就完成了。

    每一次退群都是一个离别的音符,也是为了油田更好的明天。无论那一代石油人的退群故事,每次都在演绎着石油人的奉献与初心。


文章出处:江苏石油报2020-11-13四版